名鸿娱乐-投资理财顾问

搜索

卓达集团人员参观动物园一样围观我们无界新闻公办室

hwenyx 2018-11-6 23:15 703 0

摘要:  文|廖保平11月10日,“双11”前一天,狂欢的节日已经提前上演,空气中漂浮着剁手党们的喜悦。这一天对无界来说,也是特别的,当天无界新闻APP迭代,打造更加优质的用户体验;当天我们的执行主编黄志杰先生和我们的HR ...



文| 廖保平

11月10日,“双11”前一天,狂欢的节日已经提前上演,空气中漂浮着剁手党们的喜悦。

这一天对无界来说,也是特别的,当天无界新闻APP迭代,打造更加优质的用户体验;当天我们的执行主编黄志杰先生和我们的HR梁叶小姐生日,这一天本该充满喜庆的气氛和蛋糕奶油的味道。

然而,这一天因无界新闻的一篇报道《卓达新材百亿融资术》,公司办公室遭到60多名“河北卓达集团”人士围堵、吵闹,超过12个小时,直到晚上9点10左右,这些人在警方的严厉清场命令下,才有组织地乘坐专用大巴撤走。

当我们每一个人疲惫地回到家里时,仍然有点心神难宁。对在现场经历了一场惊险的人,一个十年新闻从业者的我来说,这是我职业生涯终生难忘的一天,心情沉重到悲哀,虽然我们挺过了最难的时刻,却看到了我们的无奈,时代的艰难。

这天早上象往常一样,我匆忙赶到公司上班,发现办公室里有很多陌生的面孔,农民工模样的人聚集在办公室,连走廊都站满了,大约有60人。走廊上还搁放着诸多棉被样的包裹。

我知道,卓达派人来闹事了,就在头一天,我发现已经有人来踩点,有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冲进我们的办公室来确实地点,吵闹了一番,一直留守到晚上7点左右离开。只是当时,我们不以为意。

10日,大部队一早就开了过来。从构成上看,起码有三部分:一部分是身份不明的“农民工”模样的人;一部分是与头一天相似的人,衣着光鲜的不明身份人士;到傍晚的时候,加入了十多个中年妇女。

我到办公室时,工位上的椅子被一个“农民工”坐着,我好说歹说他才将椅子让给我坐。这些人则一部分拥挤在走廊,一部分呆在会议室,一部分则或站或坐在我们的办公区里,我工位的右手边,我的身后,全是这些围堵者,他们或抱手,或盯着我们看,像参观动物园样围观我们,不时地说话、拍照、走动,整个空间充斥着对抗的敌意。

期间有数次较为激烈的冲突,夹带着对我们的辱骂,向我们要钱,不少人员要求我们交出报道卓达集团融资新闻的记者,称要与记者对质,这些都有视频为证。

我不是一个可以在这种环境下工作的人,一天下来,只字无成,完全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做事。非但如此,我还要时时担心这些人在情绪激烈时会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,将我们痛打一顿,砸烂我们的办公用品,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是干不过他们的。我感谢“卓达人员”保持了最大的克制,他们真的也不容易。我也要感谢我们自己保持了最大的克制,没有在自己被“入侵”的情况下暴力反抗,我们也不容易。

我们只能寄望警察、保安维持秩序。在各大媒体和社交网络上,“60多名‘河北卓达集团’人士围堵无界新闻北京办公室”持续发酵,成为当天一件轰动全国的热点事件,各种评论满天飞,将无界新闻和卓达集团都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受到全社会的关注关心,是我们作为媒体所期望的,这件事客观上提高了无界新闻的知名度,但正如无界新闻执行主编黄志杰所言:“朋友们说,这件新闻界前所未有的围攻事件,对于无界是大大的好事,因为这大大提高了无界知名度。我想说的是,且不说当事记者和单位上下受到的个人人身安全威胁,这种名也不是无界想出的。无界的目标早已声明:‘一个有温度的智能媒体平台’。报道一些真实信息,独立发声,只是一个媒体的基本职能,在媒体寒冬尽些本分而已。我们希望大家认识到的无界,是一个有全球视野、打破人心与地域疆界的新媒体,不是一个被黑社会霸占办公室12小时无能为力的媒体。”

确实是这样,作为一个新闻机构,我们深知自身存在的价值,以及在市场上生存发展的根本,是靠客观公正地报道一切新闻事实,靠客观公正的评论一切现象,垒起我们事业大厦,而不是靠编造子虚乌有的新闻,靠造谣诽谤他人营生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浊来也快,证清也易,信息的透明度越来越高,靠虚假新闻,靠造谣诽谤营生,是自掘坟墓的事,我们无界新闻不会做,明智的媒体也不会做,下意识地怀疑媒体有作恶之嫌是一种偏见。

仅就无界新闻报道卓达高息融资的新闻本身而言,对卓达的融资性质,只是引用了最高法的司法解释,报道本身未作判断;引用的数据是卓达自述的“事实”,没有任何加油添醋的成分,没有故意捏造或散布虚假事实,而且,“无界新闻没有任何人员与卓达集团发生经济利益往来,没有任何人员向卓达集团提出任何经济方面的要求与暗示。”是经得起推敲的。

卓达所强调的做公益也罢、得到用户的好评也罢、解决了多少就业也罢、为国家或地方做了多少贡献也罢,这可能都是事实,也可能值得表扬,但此些事实不能否定报道本身的事实,这是一码事跟一码事的关系,不能混为一谈,彼一功不能代一过,道德优越与是否违法,界限是十分清晰的。

卓达可以质疑报道的真实性,可以向法院起诉我们,法院的大门是敞开着的;因为我们坚持媒体独立调查报道,并视为无界的基本价值观,不觉得我们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我们的态度也是敞开着的,我们随时应诉。如果卓达愿意与我们对薄公堂,用文明人的方式来解决,是我们所乐见的,公堂之外仍可做朋友。

然而,组织一些身份杂乱的人员来围堵我们的办公室,就是不按正当程序出牌,不走法律轨道,不用文明手段力争,是不讲道理的野蛮行径,是下三烂的做法,是流氓的作派。卓达这样一家有全国影响力的企业不应该这样做,不应该将自己树成这样的典范,直接损害企业自身的形象,而是应该学会接受舆论监督,与媒体保持良性互动。

当然,对这种下三滥行为,我们不能退让,这种行为只能吓唬胆小鬼,不可能让我们真正惧怕。所谓邪不压正,越是用这种手段,越证明自己心虚,正义不在自己的手里。所以,我奉劝卓达不要这样LOW,你可能围堵中青报成功了,围堵经济观察报成功了,但“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”,时势在变化,对手也在变化,这一招对我们不灵了。

即便这样,我仍然感觉到悲从中来,作为一个做了十年新闻评论的人,这么多年我一直写评论为弱势者鼓与呼,也写了大量为企业、为农民工说话的文章,一直在呼吁法治,可是当我自己真正置身于冲突之中时,我才发现,中国的法治是何其的脆弱:放着司法渠道不走,宁愿聚众围堵;在天子脚下,朝阳重地,扰乱一家媒体单位秩序12小时;“秀才遇到兵,有理讲不清”的尴尬对话;主编数次收到恐吓信息,员工收到诅咒信息;一家企业做大了,可以挟员工失业、维稳以令政府、以压媒体……

如果从一开始都是“法律最大”,真正“依法办事”,有什么事找法律、找律师,事情断不会弄成这样,所有卷入其中的人都成了受害者,包括政府也可能被反噬、被绑架、被背书,结果谁的权利与安全都难以保障。

我不期待记者成为什么“无冕之王”,也不期望媒体一定是强势部门,而现实证明,这无非是幻觉,媒体记者遭围攻已屡有发生。在一大帮“农民工”的围堵之下,我们显得多么渺小,在他们的情绪激动时的高声斥骂之下,我们连“农民工”都不如。我更希望法治不只是口号,而得真正实行,所有的部门和职业平等,记者、评论员只是一个职业,像所有职业一样,都通过自身堂堂正正的、合规合法的努力赢得社会的尊重。

(本文原载无界新闻)

欢迎扫描以下二维码订阅我的微信公众号 maisixiang1,成为我的整百订阅用户(如第一百位,第二百位……依此类推),将获赠一本我的签名本新书《摸着历史过河》,活动截止2015年12月31日。礼物都准备好了,就等你出手了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